互联星空 > 财经 > 正文

“大浦东”倒逼机构改革 社发局变迁辩证法

2010-12-4 3:06: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浦东新区卫生局副局长范金成的面前,摊着一张2015年新区医疗机构分布图。到“十二五”期末,这里将形成9个医疗联合体,中心地带还将建成一家一流的公共卫生中心。

  未来五年内,浦东新区将规划引进7所三级公立医院,新建4所二级公立医院和4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改扩建一批公立医疗机构。

  这还只是浦东新区“十二五”卫生规划的很小一部分内容。“大浦东”语境下,浦东新区卫生局——这个从原社会发展局分拆出来的机构,已开始勾勒新的卫生体制改革蓝图。

  实际上,据本报记者了解,浦东新区在与原来农业经济占了相当比重的南汇区合并形成“大浦东”之后,社会事业发展骤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先前“精兵简政”的社发局中的卫生、教育、民政等职能处室纷纷“裂变”出去,成为一系列独立的行政管理机构。

  “不是为了小政府而小政府。”浦东新区发改委综合改革处副处长熊军说,小政府的职能定位应该是服务型政府,推行“有限政府”的终极目标是“有效政府”。

  “每个人要顶好几个人用”

  浦东新区从一开始就确立了“小政府、大社会”的政府管理模式。即按照“大系统综合”的原则来组建政府机构,首先是不设专业性的部门经济管理机构。其次就是建立综合性管理机构,尽可能以一个局的有关处室来对接上海市众多相关局的职能,每个职能部门都综合了传统体制下5-6个部门的职能。

  原浦东社会发展局就是这样一个产物。它囊括了卫生、教育、民政等诸多职能。

  发改委综合处的人士介绍,浦东每万人行政编制数仅为4.8人,而上海全市均值将近8人。

  “每个人都要顶好几个人用。”在浦东新区卫生条线工作了12年的范金成说,作为原社发局卫生处的副处长,他分管两个条线,365天都闲不下来,几乎没有个人时间。

  范金成记得,某个星期六(002291)他难得呆在家里一次,儿子倒觉得奇怪:“爸爸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

  当时浦东新区有个口号是打造“有限政府”,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机构设置上一味地“做减法”,而是努力“因事设岗”——2003年底,社发局建立了资产管理中心、会计核算中心和工程管理中心,统一管理系统内数十亿元资产。

  时任社发局副局长的钱绍伟表示,社发局管理着全区教育、卫生和体育等近千家事业单位,每年在管理中涉及约80亿元的固定资产、50亿元的流动资金和5亿元的建设资金。

  培育“大社会”

  “只有社会做强了,政府才有可能变小。”浦东新区民政局副局长庄大军说,要推进政府职能的转变与创新,就必须大力培育能够承接公共服务的中介组织。

  2005年,浦东启动了一项“管办评联动”改革,从社发局分管的教育、卫生等公共事务领域肇始:政府回归行业监管的本位,而把事务承办、绩效评估的职能则交给专业化的社会组织。

  浦东民政局的资料显示,教育领域已成立了近20家中介服务组织,比如新城教育事务所对全区25所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就学的简易学校实行监管,并对办学情况进行评估。

  在卫生领域,引进了以医学会为主的瑞尔医院管理评估咨询中心,对医疗机构的运营管理进行评估,形成了院方、患者和管理者三方的协商机制。

  作为改革配套,浦东出台了《关于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实施意见》,逐步建立这方面的财政购买新机制。

  浦东民政局的不完全统计显示,2008年全区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财政经费是1亿多元,2009年就激增到4亿多元。

  优爱助残公益服务中心是浦东公益园首批孵化的社会组织之一。今年夏天,他们刚刚和医院合作,实施了一个“白内障检查及护眼”项目,买单方就是公益园所在的塘桥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它的前身,其实是塘桥街道民政科,主任宋春辉告诉记者,该中心正在酝酿成立“民生基金”,用街道资金和社区企业的捐款,采购社会组织的服务,为社区做事。

  “大浦东”倒逼机构改革

  浦东新区和南汇区合并而成为“大浦东”之后,先前的“小政府”也骤然扩容。原来浦东有13个委办局,南汇的29个委办局整合进来之后,大浦东的职能局一下子变成了19个。比较起同在上海的其他一些区,尽管浦东管理的幅度、人口规模要大很多,但机构还是少了约三分之一。不过,增加的机构和人员,使得原有的办公大楼甚至已不能容纳,卫生局、民政局等一批机构外迁新址办公。

  政府有所增大,但摆在面前的课题更加巨大:南汇原是农业经济为主的区,还保存着相当的农田面积和人口,城乡二元结构分治,尖锐地摆在大浦东面前。

12下一页

【作者:李芃】 (责任编辑:赵昀伟)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