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星空 > 财经 > 正文

货币乘数居高不下 存款准备金率调整需配套举措

2011-5-11 3:51:05 来源:证券日报

  ● 尽管理论上存准率上调后,货币乘数应随之下降,但其他影响因素的反作用,使其影响被抵消

  ● 上调存准率的政策最终效果受到商业银行以及个人等其他方面行为的牵制,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 鉴于当前货币乘数仍居高位的情况,应陆续推出有针对性的配套措施

  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一季度央行连续三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3月末的货币乘数却不降反升,比上年末高0.02,达到3.94。此举表明,存款准备金率的作用正受到制约,货币货扩张能力仍然较强。货币乘数居高不下的背后则是政策冲抵效应,由于超额准备金等其他因素对法定准备金率上调后的牵制作用,使得该工具的调控效果大大打了折扣。

  货币乘数的背离之谜

  作为货币供应量的两个主要决定因素,受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调影响,基础货币余额也随之不断增加。数据显示,2009年年末,基础货币余额为14.7万亿元,2011年3月末则增至了19.3万亿元,多增加了4.6万亿元,增幅为31%。基础货币的增加本无可厚非,但与此对应的货币乘数却并没有因为准备金率的上调而降低,相反部分时段还出现提高的现象,二者之间正出现背离之势,这导致了存款准备金的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央行连续三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3月末的货币乘数却不降反升,比上年末高0.02,达到3.94。

  上述现象并非特例。类似的情况还分别出现在2010年的一季度以及二季度。央行曾于2010年1、2月份分别上调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但同期的货币乘数却并没有如意料中的下调。

  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2009年年末的货币乘数为4.11,而2010年一季度的货币乘数则增至了4.35,分别比上年同期和上年末高0.08和0.24。

  2010年5月份,央行再次上调了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与之相反,6月末的货币乘数则再次出现了不降反升现象,较一季度末又小幅上涨了0.02,并且攀升至了4.37的年内最高峰。

  综合来看,自2010年至今年一季度,央行已经连续九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其中包括三次只是上调了大型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其最终的效果来看,除了去年四季度的三次上调之外,其他几次的调整均存在着其对货币乘数的影响最终被其他因素抵消的情况。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王勇认为,影响货币乘数的因素除了法定存款准备金外,还包括超额存款准备金以及现金与活期存款的比率等其他因素。因此,货币乘数如何变化,最终还要看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

  “尽管法定存款准备金上调之后,从理论关系上讲,货币乘数应该随之下降,但如果超额存款准备金等其他影响因素超相反方向作用,那么其对货币乘数的影响将被相应抵消。”王勇表示。

  政策间的冲抵效应

  从实际情况来看,法定存款准备金的作用的确正在受到其他因素的制约。以今年一季度为例,央行曾连续三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但3月末的货币乘数较年初却不降反升,显示存款准备金率对货币乘数的影响作用正在被其他因素抵消。

  通过进一步的对比来看,3月末,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为1.5%,较2010年末下降了0.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影响货币乘数的另一指标,现金与活期存款比率也出现了小幅下降。从相关性来看,超额准备金率与货币乘数呈相反关系,该比率的下降意味着货币乘数将相应提高。同理,现金与活期存款比率对货币乘数也呈现负相关,这一指标的下降也预示着货币乘数将提高。

  更能进一步说明上述关系的则来自于2010年年末的数据。在2010年第四季度,央行连续三次上调了所有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直观效果来看,此次作用比较明显,2010年年末的货币乘数较9月末大幅降低了0.40。不过,从进一步的分析来看,其中也具有不少偶然因素。

  在此次央行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后,金融机构的超额准备金并没有如预期般的下降,而是出现了小幅上升。而影响货币乘数的另一因素,现金与活期存款比率也出现了小幅上升。正是在上述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当期的货币乘数才出现了下降。

  综合分析来看,正是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以及现金与活期存款比率等其他因素的反向作用,抵消了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对货币乘数的影响,这可能正是影响货币乘数不降反升的主要因素。

12下一页

【作者:张广明】 (责任编辑:赵强)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