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星空 > 财经 > 正文

失范地方公权力“围追堵截” 民营企业家身陷囹圄

2012-3-15 9:32:58 来源:时代周报

  富豪邱照轩“让钱赎身”

  3月6日下午4时,邱照轩站在山东省高院大门前,特意叫同行律师给他拍了几张照片,以资纪念。此前2小时,山东省高院开庭审理烟台汇和丝绸公司诉烟台新桥集团拆迁补偿纠纷案。

  作为烟台汇和丝绸公司老板,邱照轩6年来一直陷身于新桥集团的纠葛,并付出不菲的代价:在看守所被关了整整21个月,被烟台芝罘区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在承诺放弃新桥4600万元拆迁补偿之后,邱照轩在2008年12月被烟台市中院二审宣告无罪。

  “我不是无罪释放的,而是被绑票后赎回来的。”邱照轩随后向山东省高院提起民事诉讼。案子却被发回烟台市中院审理,诉讼请求连续两次遭驳回。邱照轩坦言身心俱疲、几近崩溃。

  邱照轩案被网友称为“中国首例绑票判决拆迁案”,是透视失范的地方公权力“围追堵截”民营企业家的典型样本。

  有罪到无罪的逆转

  今年50岁的邱照轩,1985年从部队转业到烟台一工厂从事销售。1997年下岗后,邱照轩联合家人及几十名下岗职工开始做丝绸生意,因善于经营,很快成为拥有几家工厂、资产上千万的老板。

  单他名下位于烟台市芝罘区只楚路149号原烟台丝绸印染厂的2万平方米厂房及土地,2005年时的估价即高达7000万元。让邱照轩意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些资产给他带来牢狱之灾。

  2003年下半年,汇和公司及关联企业因地处闹市不利于长远发展,向烟台市政府申请将所在厂区改造开发,所得利润用于企业搬迁。2005年7月1日,邱照轩和烟台新桥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士家签订拆迁补偿合同。双方约定,由汇和公司负责拆迁,新桥集团将支付汇和公司总额6300万元的拆迁补偿金;新桥集团摘牌取得这块土地的使用权后30个工作日内,汇和公司交出所有房产证书,新桥集团则付给汇和公司2000万元。

  2005年7月6日,新桥集团公开摘牌取得以上地块开发使用权。邱照轩随后开始拆迁工作。但直到2005年11月3日,双方约定的交证和付款期限早已超过时,邱照轩只从新桥集团拿到200万元现金和15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这和双方约定的款项尚差300万元,邱拒绝交出房产证明。

  2006年5月,事情开始起变化。新桥集团以汇和公司名下并无任何房产为由,向法院请求确认双方的拆迁补偿合同无效,同时向芝罘区公安分局举报邱照轩合同诈骗。

  2006年5月23日,芝罘区公安分局作出结论:邱照轩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但7月10日,芝罘区检察院对芝罘区公安分局进行“立案监督”。当年9月30日,芝罘区公安分局决定对邱照轩涉嫌合同诈骗案立案侦查。次年7月30日,芝罘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向芝罘区法院起诉邱照轩。同年11月,芝罘区法院一审认定邱照轩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万元,邱照轩用新桥集团先期支付的1700万元购买的相应房产变卖后的价款还给新桥集团。

  邱照轩不服上诉。2008年12月29日,烟台市中院作出二审判决:认定邱照轩构成合同诈骗罪,因其表示认罪、悔罪,主动放弃非法所得,判决邱照轩无罪。

  “不让钱,邱照轩肯定出不来”

  从2006年9月被警方立案侦查,到2008年9月取保候审,两年时间里,邱照轩陷入一场谈判“拉锯战”:包括芝罘区公安分局、芝罘区检察院和烟台市中院在内的公检法三路人马轮番做他工作,目的只有一个——放弃新桥集团未支付的4600万元拆迁补偿款。

  邱照轩回忆,立案侦查一开始,办案警察就不断和他谈判“让钱”的事,金额从200万元到300万元,再到500万元,“但新桥集团还是不满意,改要800万元”。最后,负责调解的办案民警跟他说:“算了,谈不拢,还是把你抓起来吧。”

  2006年12月22日,邱照轩被刑事拘留2天后,邱照轩弟弟邱照亮和妻子尹凤玲、汇和公司法律顾问刘美君,找到时任芝罘区检察院检察长丛修胜。邱家对这次谈话做了录音。录音里,丛修胜明确表示:“抓人不是目的,这个事不让钱,邱照轩肯定出不来。”

  2007年4月底,刚调任芝罘区委政法委书记的刘建真接手邱案。刘建真和丛修胜都亲自出面做邱家的工作,刘更是亲自去看守所要求邱照轩“让钱”。2007年5月,在刘建真主持下,“让钱”谈判在其办公室进行多次,新桥集团提出的条件均遭邱家拒绝。

  2007年6月19日,刘建真将尹凤玲、邱照亮叫到自己办公室。此次,芝罘区检察院拿出一个“巧妙”方案:新桥集团再支付邱照轩3000万元,邱主动退回其中的1700万元,实际上邱前后共得到3000万元,放弃了拆迁补偿合同中的其余3300万元。

  在邱家提供的录音中,刘建真解释,邱照轩退回(起初诈骗的)1700万元有重大立功表现,“将来追究我们也有说的,款已退,有重大(立功)表现,要没有这个理由,我们承担不起”。

  但邱家一定要搞清楚邱照轩“到底有没有罪”。刘建真大为恼火:只要邱照轩把1700万元退出来,马上取保候审放他出来,检察院不可能无罪释放。他劝邱家:“你们签了以后取保候审,根据调解稀里糊涂就这样得了。”

  邱家不愿“稀里糊涂”。2007年7月底,尹凤玲终于顶不住了,决定先救人,答应新桥集团再支付3000万元,但新桥集团不同意了,坚持要判邱照轩有罪,并赔偿7000万元损失。

  2007年11月7日,一审宣判。随后,邱案上诉至烟台市中院,但谈判仍在继续。烟台市中院通过邱照轩的二审律师成晓明传话,如果剩下的4600万元全都不要了就改判无罪。

  2008年8月18日,烟台市中院刑庭副庭长、邱案二审承办法官孙学泉把尹凤玲、邱照亮和律师成晓明叫到烟台中院大厅,邱照轩也被从看守所提出来。孙让邱家签一份由新桥集团草拟的合同,放弃剩余的4600万元。

  孙告诉在场的邱家人:“不会个人给你承诺,说签了(合同)马上叫你出去,但这个事我们可以向这个方面操作,你们还不明白吗?”邱家担心签了合同不放人,拒绝签字。

  2008年9月3日,看守所里几近崩溃的邱照轩,被要求照抄一份承诺书。承诺书据称由烟台市中院一副院长起草,邱向烟台市中院和新桥集团承诺,限期拆除涉案全部房产,已付的1700万元抵顶拆迁补偿款。

  两天后,邱照轩被取保候审。出狱后,邱一月内拆光了所有旧房。三个半月后,烟台中院二审宣判其无罪。

12下一页

【作者:邓全伦 刘小童】 (责任编辑:郭儒逸)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