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星空 > 财经 > 正文

寻找山西煤老板:1天挣30万 财富可以砸倒官员

2012-5-11 13:20:36 来源:法治周末

  山西官方举起“转型”大旗,煤老板们便也跌跌撞撞地应变前行。在“小煤窑”时代,他们的财富可以砸倒官员,但如今其财富却不那么容易铺平通往成功之路。转型的煤老板今何在。

  即使在影视作品里,山西煤老板的速写仍是,大腹便便,打扮华贵却不入时,身旁有烂大街的品牌豪车……这个群体真实的概况是,约八成的煤老板身价为几百万到上千万之间,但群体总数很难统计。

  在这些百万富翁聚集的山西,官方如今开始举起“转型”大旗。目前,煤炭收入依然是山西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弱化煤炭产业链的转型举步维艰,但“小煤窑”时代已经宣告终结,尽管那个时代成就了多数的煤老板。

  如今,在新时代确立的进程中,山西煤老板们也开始跌跌撞撞地应变前行。在“小煤窑”时代,他们的财富可以砸倒官员,但如今其财富却不那么容易铺平通往成功的路。

  转型,也成为这个群体共同面对的新问题。

  扳倒安监局长后忙风电

  今年40岁的巩彦荣面容和蔼,不善言语。这个在山西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煤老板,难以让人看出他曾扳倒了最牛的山西省静乐县安监局局长李冬青。

  说起来,李冬青和巩彦荣都是土生土长的静乐县人。李冬青出生在静乐县人口大村———丰润镇丰润村,该村是静乐县著名的文化村,村里走出了上百个大学生,现任中科院副院长李静海就出自该村。巩彦荣出生在静乐县闻名的“军官村”———中庄乡盆子水村,该村只有几百口人却走出了二三十名军官。

  李冬青上任静乐县安监局局长前,先后担任过乡长、镇长职务。2007年,王书东任静乐县县委书记的时候,静乐县安监局老局长退位,于是许多资历很深的乡镇书记、局长都盯上这一位置。

  静乐县当时的财政收入两亿元左右。那时静乐县最吃香的前五名科级干部排名依次为:安监局局长、国土局局长、财政局局长、交通局局长、教育局局长。安监局局长排第一位的原因是,静乐县有20多座煤矿,要整合成8座,每座煤矿年产量要上90万吨以上,而安监局局长在整合煤矿上有绝对的权威。

  2008年,静乐县很多干部不看好的李冬青当上了安监局局长。而且,他在局长位置上曾获过“安全生产监管、监察先进个人”的荣誉,该荣誉由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颁发。此后,他在静乐县更加嚣张。

  “除了县委书记、县长外,他谁都不放在眼里。县委副书记、副县长说话,他根本不当回事。”静乐县一老干部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李冬青任局长期间,当地一报社记者侯某去静乐县采访一煤矿瞒报事故时,被李冬青大骂了一顿,还没收了其手机和记者证。事后,侯某给忻州市市长打了电话,李叫嚣道:“有本事给省长打电话……”“最牛的局长”由此得名并迅速传开。

  李冬青的同班同学李先生说:“他上学时候就彪(当地“彪”为猖狂之意)得厉害,哪个同学都不放在眼里。”

  “猖狂、霸道”是记者在静乐县采访期间,官员对李冬青评价最多的词汇。静乐县安监局一工作人员说:“他大小煤矿通吃,本、外地煤老板一个也不放过。”

  静乐县煤矿的整合给李冬青大肆敛财、受贿带来机会,同时也为他后来的牢狱之灾埋下伏笔。李冬青“出事”原因的版本之一是:他雇凶斧砍煤老板巩彦荣。

  2010年年底的一天,巩彦荣在静乐县宾馆等人。突然有一大同口音的年轻人拿着一把斧子气势汹汹地进到房间,不问青红皂白就砍向巩彦荣,口里还念叨:“你敢和我们李局长闹……”

  持斧的年轻人最终被巩彦荣的哥哥制服,并被带到派出所,两个小时后被李冬青领了出来,像一点事都没发生似的。

  巩彦荣说,他和李冬青的恩怨源于巩的石盆圪洞煤矿,到2008年该矿约投资了2000多万元。当年,李冬青想3800万元整合石盆圪洞煤矿,分两次付清。巩不答应。

  2008年年底,李冬青兼任静乐县煤矿整合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一职,权力很大,但巩彦荣与他始终不和。巩彦荣说,2009年秋天的一天,李冬青表示能给他的煤矿多评估1000万元,但李要分500万元,后降到400万元。最终,评估价为8000万元,低于其他煤矿,李没有得到好处费。因此,才发生了宾馆砍人的一幕。

  2011年3月7日,李冬青被忻州市纪检部门“双规”。李冬青事发原因的另一种版本是,静乐县某煤矿的外籍煤老版李某联合其老乡举报了李冬青。同年9月,山西省繁峙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冬青犯受贿罪,分6次收受矿主现金款额共计人民币30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李冬青倒台后,巩彦荣因持有煤矿72%的股权,分到5700万元。拿到数千万元资金的这位煤老板,第一个面临的问题是:吃老本还是寻找新的投资项目?巩彦荣选择了后者。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资金投向哪个领域。这对熟悉煤炭的巩彦荣来说不是个容易的问题。

  2011年,巩彦荣出手了,他在山西省苛岚县承揽了风力发电工程。巩对此项目很低调,声言替朋友帮忙。不过,一位与他交往甚密的同乡辛某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是他自己搞的,工程不算大,铲车、挖机都是新买的,他不懂管理,赔了500多万元,有点胡闹。”

  40岁的巩彦荣经历丰富,当过兵,后在忻州市南白泥厂做过工人,养过拉煤大车,开过煤矿。时下他在太原市最繁华地段的亲贤街租了5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准备做些事情。

  在他的办公室,法治周末记者看到:3米多长的办公桌子上摆着一个一尺多高的风力发电模型,豪华的办公桌后有一排棕色书柜,但柜子里只放了三五本书,桌子右手不远处有一个直径约50公分的地球仪。靠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套讲究的茶具。

  抽着“中华”牌香烟,有专职司机为他开着一辆丰田霸道,闲时他去山西体育场所看看赛事,生意并无太大进展,这就是现在巩彦荣的生活。

  这位行事低调的煤老板,一再叮嘱记者不要报道他,以免弄得沸沸扬扬。

123下一页

【作者:】 (责任编辑:李欣)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