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星空 > 财经 > 正文

邹平高利贷漩涡

2012-6-11 11:29:49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邹平已处在风口浪尖。

  作为全国百强县,邹平拥有8家上市公司,其中,中国最大玉米油企业、亚洲最大棉纺企业、山东首富等均给其贴上经济强县的标签。如今,在炫耀的光环下,它正陷入民间借贷的漩涡中,难以自拔,死亡悲剧、疯狂跑路等不断上演,更是让其心力交瘁。

  新金融记者调查获悉,此次大规模的民间借贷始于2010年,来自民间的推算,其总规模高达1000亿元,而该县2011年的生产总值则为630.2亿元,在业界流传着“民间借贷,全国县级城市看邹平”。

  随着各种事件的频发,让业界最为担忧的是,更大的暴风雨还在后面。

  战战兢兢的躲债者

  5月29日,邹平。

  在县城街头,不时有挂着当地车牌号的宝马、英菲尼迪、保时捷等豪车驶过。

  “现在少了,原来满街都是(豪车)。”出租车司机说,在民间借贷高峰期,大街上随时都能看到年轻人开的各种豪车,而当地人也已习以为常。自2012年年初,民间借贷开始崩盘后,借贷者纷纷跑路,豪车渐少。

  当天,邹平县城的街头显得平静,但在路边等公共场所仍能看到“贷款”、“快速融资”等字样的小广告,当地人交谈的话题也总是绕不开民间借贷这一话题。

  然而,焦亮(化名)的内心却没有那么平静。

  此时,他已在临近的淄博市周村区多日,每天闲下来就是与朋友打牌,用以打发时间。50多岁的焦亮是邹平县孙镇镇人,一个身份是民间借贷获利者,另一个身份则是躲债者,其所在的乡镇是邹平县民间借贷最疯狂的富镇。

  “现在一提(高利贷)就头疼。”他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出去讨债。

  2010年,邹平大规模的民间借贷逐步兴起,作为经济重镇,孙镇表现得更为强势。原本做生意的焦亮,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他先拿出5万元,以2.8分钱的利息向他人放贷,为了稳妥起见,在刚开始放贷时,采取公职人员作担保人。很快,他的第一笔贷款顺利放出,并一发不可收。

  此时,孙镇民间借贷疯狂上演。

  焦亮的放款数额逐步增加,其5分钱、1毛钱不等的高额利息,也吸引着线下投资者络绎不绝,包括当地政府人员、银行职员等。而交易模式也已变得更为简单,如借款100万元,借款人在身份证复印件上签上名字,留下当月利息,直接提钱走人。在他周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专业放贷者,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对当地人而言,一夜暴富不再是神话。

  “放出100万元,年底就能拿到200万元。”他回忆,在其纪录里,最高放款数额为3700万元,投放客户是刚刚起步或将要建设的中小企业。

  2011年10月,焦亮嚼到了苦味。380万元没了。

  2011年上半年,他将380万元放给当地一大棚蔬菜种植户,用于扩建大棚项目。最终没有见到项目,借款人却跑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焦亮想起这笔当前无法拿回的款项,不由地叹息一声,心里也明白,自己是在“高利润,高风险”的行业里滚打,说不定哪天就会伤痕累累,甚至苟延残喘。

  “钱还不上,任何一个环节断了,整个链条就会出现问题。”在他所在的邹平,现在到处是跑路者,许多工厂项目纷纷停产,让其倍感压力。毕竟,他的1800万元资金还在“外面”,既要面对放贷客户,还要应对线下融资者。

  “现在出去讨债,能找到借贷人就不错了。”他感叹,自己也担心被人找到。

  “一夜暴富”的融资标杆

  一夜暴富不是神话。

  在焦亮周边,当初放款数额5000万元,仅仅是个小数目,其中,邹平长河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河养殖)是当地当仁不让的融资明星企业。

  从孙镇向东南方向4公里左右,地处于河村的长河养殖场区已冷冷清清,里面几辆汽车已被摘下牌照,锈迹斑斑,其生态养殖、肉牛规模扩建等各个建设项目都已停工,留下半拉子工程。场区周边囤积的800余亩土地已经荒芜,只有偌大的企业招牌竖立在地头。但在邹平汽车站等地,其旗下“长河牛肉”的招牌仍旧显眼。

  打造一夜暴富的人叫何长河,一个年仅30岁的年轻人。

  “一年多的时间就红了起来。”6月2日,于河村村民介绍。

  在村民的印象中,何长河其貌不扬,在同龄人中文化程度也不高,家庭条件更是处于劣势。他原来在邹平县城经营一家小企业,从事轮胎翻新,2010年4月份,放弃在县城的厂子,突然回到村里,开始大张旗鼓地做农业项目,主打品牌便是“长河牛肉”。在此期间,他将村里的土地承包,囤积起来,不仅如此,还在周边村庄、镇上等圈地,用于养殖。随后,当地各级政府人员纷纷露面,出现在于河村,让当地村民也长了见识。

  最热闹的时候出现在2011年5月份,邹平县、北京等地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宝马、奔驰、奥迪等豪华车天天拥堵在于河村,让这个仅有800余口人的小村,一时热闹非凡。长河养殖因此赚足了眼球。

  随着形象的逐步“高大”,规模的扩展,长河养殖以2毛钱的利息开始向周边借贷,吸引着周边村民、孙镇、邹平等地的投资者。当地村民向新金融记者描述:有的人一有了收入,首先想到的是投放到长河养 殖,以首次投入1万元为例,连本带利变成2万元时,将2万元变成本钱,赚取到3万元后,仍旧连本带利变成本钱,以拿到最多的收入。于河村接近何长河的知情人介绍,在其汽车里到处是钱,每次将钱运到家后,不用整理清点,致使家中也到处是钱,花起钱来自然亦是大方。

  “低于100万元不收。”知情村民介绍,周边村民为此都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托朋友,一起将100万元凑齐,送到长河养殖,但拒绝于河村村民的资金。在于河村村民看来,长河养殖在外遇到了贵人,要大干一场事业,许多本村人为了拿到高额的收入,将钱拿到外村,托付朋友、亲戚,把多年的积蓄放入长河养殖。不仅如此,长河养殖的建设,得到了本村村民的积极参与,“抢着去干”。

  形势陡变。

  参加长河养殖工程的施工人员,工资原来是一天一支付,而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变成3天一支付,再后来时间间隔为一周、半月等。10月份开始,有的工人已有半年没有领到工钱,传出了长河养殖资金断裂的消息。果不其然,长河养殖投放者的利息没有了,并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民间流传着家人与何长河这样一组对话:

  “咱有多少钱?”

  “三辈子也花不完。”

  “咱还有债吗?”

  “五辈子也还不清。”

  一夜暴富的神话,在长河养殖达到疯狂。

  高利贷之死

  疯狂必然付出代价。

  相邻于河村的周家村,朱猛、朱宝的死让这场疯狂的运动加重了悲剧色彩。

  朱宝与朱猛是本家兄弟,出生于1989年,老家在周家村,都与父母常年居住在邹平县城。

  4月27日下午6点左右,朱宝吃过晚饭后,准备离开在县城的家,告诉家人今晚不回来住。家人感到很奇怪,朱宝一向很少在外住宿,便进行了追问。2011年,朱宝、朱猛等4人,共同向他人放高利贷400余万元,其中,朱宝兄弟俩占大份额,借贷人用房子向其作抵押。2012年春节前后,借贷人跑路,朱猛便与另一个人住在借贷人的房子里。4月26日晚上,另外两名放贷者计划将抵押的房子卖掉,遭到朱宝、朱猛的拒绝,并发生争执。当天,朱宝放心不下朱猛,打算去朱猛住处陪伴他。

  28日00:30左右,朱宝家人接到了他的电话。

  “有人拿着枪追杀他们,哭喊着要求去救他们。”6月5日,朱宝家人回忆,他在电话中称有多辆车对他们进行截杀,其车速已经达到了180公里/小时,仍无法摆脱,对方手中拿枪。两人首先给在邹平县城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求救,随后给朱宝的哥哥打电话请求救援,就在家人着急询问详情的时候,通话突然中断。

  在邹平县好生镇与淄博市交界处的八里河桥上,朱宝驾驶的尼桑轿车撞上一辆货车,造成朱宝、朱猛死亡,车上另一人受伤。此时,朱宝的女儿刚刚两个月,而朱猛结婚仅20多天。

  “都是高利贷惹的祸。”朱宝家人称,两家都是安分守己的家庭,包括朱宝的妻子在内,此前都不知道两人从事民间借贷,更不清楚其间发生的事情。据其家人介绍,朱宝原来在工厂打工,两年前辞职,从事二手车交易,做得有声有色,家庭并不缺钱。而朱宝与朱猛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长大后也常常吃、玩在一起。此前,两人曾打算一起投资新项目,但一直苦于没有足够资金,也没有合适的项目。

  让朱家人更为难堪的是,两人死亡已经40多天,案子仍旧没有进展。

  “家人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委屈,如果没有高利贷,(两人)就不会出这样的大事了。”朱宝的母亲张翠珍哭着说。

  在邹平,朱宝、朱猛事件并不是个例。

  新金融记者调查获悉,韩伟案、陈康案、刘大鹏案等都是因高利贷付出的代价。据接近警方的人士介绍,目前因民间借贷造成的死亡者30多人,而跑路者更多。

  对于当下的乱局,很多人将罪魁祸首指向长河养殖。

  焦亮透露,仅仅在孙镇,大部分民间资金涌向了长河养殖,对于邹平而言,投资者不计其数,最高达8亿元,毕竟它有着漂亮的外壳。

  当地一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向新金融记者介绍,受其影响,在邹平众多年轻人看来,终于找到了发财的“门路”,而且投资少、收效快。2011年,原本经常出现在村头、街头的年轻人不见了,颇有意思的是,在县城、乡镇各地宾馆,却挤满了年轻人。很快,当他们再次出现在村民面前时,座驾已是宝马、奔驰……在某一阶段,民间借贷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实惠,实现着一夜暴富的梦想。

  “我把自家的遭遇说出来,就是不想让更多的家庭毁在高利贷上。”张翠珍说,现在因民间借贷而不断发生的事件,让她每天都心惊胆战。

  谈“贷”色变

  这段时间,宫点在邹平县城已拜访了多家银行,但总是失落而归。

  30多岁的宫点,计划在邹平投资一家新能源企业,可在民间借贷的影响下,这一计划从去年一拖再拖。

  “怕了,不敢招它(民间借贷)了。”宫点说,他的企业需要500万元资金支持,手头资金有限,为此找遍了在邹平、淄博等地的银行上班的同学,但都无法如愿。他坦言,虽然也有人找到他,愿意提供帮助,代价是3分钱利息,他拒绝了,再难也不能碰民间借贷。在他看来,如今再碰民间借贷,无疑是饮鸩止渴。

  新金融记者了解到,邹平县城、孙镇、魏桥镇因其经济发达,成为民间借贷的重灾区,镇政府驻地的沿街商铺几乎家家放贷,据民间推算,全县民间借贷涉及资金高达1000亿元,在业界有着“民间借贷,全国县级城市看邹平”一说。如今,则是谈“贷”色变,仅关于跑路者,在当地就流传着多个版本。其中之一:在济南遥墙国际机场停放着很多挂有邹平车牌号的豪车,无人问津,它们的主人都是来自邹平的民间借贷、放贷者。另一版本则是:邹平某大型停车场,停放着大量豪车,其中有人通过关系低价购买了一辆。该车上街后不久,新主人便遭到追截,接下来是一顿暴打,后来才知道这是一跑路者留下的车,人虽找不到,但车早已被线下投资者钉住。

  “民间借贷的疯狂主要是与当地经济有关系。”齐鲁金融研究院一工作人员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分析,邹平隶属山东滨州市,曾连续8年位列全国百强县,本地企业发展非常快。在2011年邹平《政府工作报告》中显示,2011年,邹平生产总值630.2亿元,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第15名,拥有8家上市公司,其中,中国最大玉米油企业、亚洲最大棉纺企业、山东首富等均给其贴上经济强县的标签。

  宫点说,像他这样的创业者,最需要的是资金,可大量资金哪里来?银行有着苛刻的条件,请客、送礼、审批,手续麻烦、过程繁琐,时间不等人,许多人不得不选择交易模式简易的民间借贷。上述工作人员认为,这一市场需求让很多人看到“商机”,纷纷参与其中,并出现浑水摸鱼现象,以高达9毛钱的利息套取民间资金,最终压倒了邹平的民间借贷市场。

  邹平县民间借贷该何去何从?新金融记者电话联系邹平县金融办等相关部门,直到发稿时,没有得到对方答复。

  “现在已处于无序状态,我担心更严峻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地人士担忧。

  

  

【作者:柴刚】 (责任编辑:王硕)